当前位置: 主页 > 协议离婚 >

长假过后 离婚人数攀升三四成(图)

时间:2015-03-20 11:01作者:闵行区律师 点击:
2015-03-18 18:27:45 来源: 北京晚报 (北京) 婚姻登记处在通往和逃离婚姻围城所必须经历的这个小单位中,各种夹杂着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的戏码轮番上演。就像工作人员所描述的真实的生活永远要比创作的戏剧让人更加出乎意料,而记者选择记录下这些或悲或喜的

 

 2015-03-18 18:27:45 来源: 北京晚报(北京)

  

婚姻登记处—在通往和逃离婚姻“围城”所必须经历的这个小“单位”中,各种夹杂着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的戏码轮番上演。就像工作人员所描述的“真实的生活永远要比创作的戏剧让人更加出乎意料”,而记者选择记录下这些或悲或喜的故事,也只是为了将这些鲜活的启示提供给希望走进或已经深处婚姻之中的人们。
在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的眼中,长假常常是婚姻危机一触即发的温床,长假后离婚人数的攀升更已成为了一种颇有些怪诞的“假日后遗症”现象。根据部分区县婚姻登记处的统计数据显示,长假后的离婚人数较之平常会提高30%至40%。

“像春节、十一这种比较长的假期过后,往往会迎来一个办理离婚的小高峰”,一位从事婚姻登记工作近10年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记者在本市其他区县的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进行采访时也发现,长假后离婚人数攀升的情况普遍存在,其中丰台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以一年为时间单位统计出的小长假后离婚人数较之平常上升了30%。

专业人士研究显示,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有几类,比如假日里一方应酬太多导致小夫妻反目;平日里夫妻离多聚少,长假相聚反而发生争执;或者是早有离婚计划,只等过节后再来办理手续。而且目前离婚人群中80后占了大部分,很多80后小夫妻都是家里的独生子女,比较自我,对于婚姻也有很多期待和憧憬,一旦现实和想象不同,他们往往会果断地选择结束婚姻。

记者在此前媒体公布的一份社会调查中也曾发现这样一组有意思的小数据,在去年国庆七天假期间,60%以上的夫妻有过争吵,而在争吵的各种原因中,生活琐事比例最高,占到了43.8%,比如睡懒觉、做家务、给双方父母买礼物和给钱多少、教育孩子等都能成为争吵的原因。

“其实仔细想想也容易理解,长假打乱了生活的常态和节奏,夫妻二人平时朝九晚五,相处时间并不多,而长假里却一连七天都待在一起。而且很多走亲访友的活动都集中在长假中,于是夫妻双方产生矛盾的几率大大增加”,朝阳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婚姻咨询师在接受记者采访介绍说,现在从政府角度开辟的婚姻调解室主要功能就是给冲动性离婚的夫妻设立情感缓冲带,而除了这些外在措施外,对于离婚人群中占据“主力”的80后来说,也应该更加理性地看待婚姻,不要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就想到离婚,特别是小长假里“突发”性的情感危机,如果不是某些原则性问题,双方最好冷静几天,如果情况严重的,不妨暂时分开居住,各自反思一下再做决定。

婚登员眼里的悲欢离合

朝阳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服务设施、面积以及业务量均居全市前位,这里有两位资深的“老”婚姻登记员—张笑迎和李楠,她们分别在婚姻登记处工作了13年和8年,这些经历也使她们在面对人生尤其是婚姻生活时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和处理方式,“简单总结一句就是在家里从来不较劲,因为看了太多悲欢离合”,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李楠快人快语,还给记者讲了个自己结婚登记的小花絮,“人都以为我们在婚登处工作,还不得给自己结婚登记挑个好日子,其实还真没有,而且当天和我老公去登记的时候,看着人登记员那忙乎,我差点就替她把该说的话、该履行的手续给代劳了,都惯性成自然了。”这番话把一同接受采访的张笑迎都给逗乐了,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的张笑迎告诉记者,“确实是,我们婚登员在自己结婚的时候还真很少有特别在意吉利日子的,一是因为这样的时候都比较忙,二是感觉这份工作好像无形中给我们增加了很多的人生阅历,更相信平平淡淡才是真。”

“一旦女方坚持,

肯定是真过不下去了”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作为一名婚姻登记员,遇到有来办理离婚的夫妇,首先会先询问他们离婚的原因,然后按照程序要询问是否拟定了离婚协议书,还有一些特殊情况也需要特别关注和提示,比如女方是否怀孕,双方是否具有行为能力等,“因为在女方妊娠的时候男方是不能提出离婚的,而且如果双方有一方不具备行为能力,就必须到法院办理离婚”,李楠告诉记者,在办理离婚的案例中他们也发现,如果离婚双方中女方执意坚持,最终离婚的可能性会更高,“也许是跟女性的包容力更大有关系,而且很多女性都面临孩子的抚养问题等,基本上女方特别坚持离婚的情况肯定是真过不下去了。”

父母护驾离婚的小夫妻

在处理的各种离婚案例中确实也有情节比较奇葩的,甚至出现过现场赶来结婚登记,但因为女方不满男方迟到,先是别别扭扭领了证,最终过了几天又来闹离婚的情况,“这样闪离的一般都发生在80后甚至90后的年轻人身上”,在张笑迎和李楠看来,这其中不仅有年轻人婚恋观不成熟的问题,也有这些年轻人的父母存在过度保护和纵容的情形,“之前还曾经遇到过一对离婚来的小夫妇,虽说也是80后,但其实也年过30了,可办理离婚的时候双方父母是跟着一起来的,甚至是一起进来办手续,因为这对小夫妇的父母都觉得自己的孩子还小,也生怕自己的孩子在离婚这件事上吃亏。”

另外,张笑迎和李楠还在工作中总结出了一条“不成文”的小规律,不少离婚的夫妇结婚登记都是在类似情人节、8月8日或者其他寓意和噱头特别吉利的日子,而这些日子往往也是领证高峰时期,在之前婚姻登记网上预约还不是很普遍的时候,这样的领证高峰时期甚至意味着需要新人要一大早赶到婚登处,排长队领证。“翻看不少离婚夫妇他们的结婚证,却有很多都是在这样的日子领证的”,李楠告诉记者,“后来我们自己总结了一下,觉得也许有些情侣是受到了一些浪漫氛围的感染,可能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而选择了冲动来领证,结果走进婚姻才发现柴米油盐的日子根本就不浪漫,最终选择了分手。”

被孩子押来离婚的老人们

在多年的婚姻登记处工作中,无论是张笑迎还是李楠,都有过受委屈的时候,“没办法,这确实是一个窗口行业,结婚有的时候排队等得着急冲工作人员嚷嚷,离婚有的时候本来进门就是带了一肚子气,这些情况都需要我们的工作人员自己忍耐”,而且由于婚姻登记处大部分都是女性工作人员,在遇到离婚案例出现“全武行”情景的时候,她们最终也只能选择报警。

“之前就曾经有过一对夫妇来离婚,但因为没有谈妥,女方就独自离开了,男方一时气急难忍,就在婚登处里发泄,把户口本、结婚证全都给撕了,最后是民警赶到后通知他的家人才把人带走的”,在张笑迎和李楠的记忆里,还曾经有过因为婚外情离婚的夫妇,刚刚办理完离婚手续,还没走出婚登处,就赶上第三者到现场来“示威”,“这搁谁估计心里都不好受”,李楠告诉记者,结果原本平静的一个离婚变成了一场群殴事件。

在众多的离婚案例中,让张笑迎和李楠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带着孩子来离婚的年轻夫妇,还有就是黄昏恋的重组家庭老人来离婚。“我孩子今年才2岁多,看着有的夫妇是抱着孩子走进登记处来离婚的,心里总是觉得特别不好受”,张笑迎告诉记者,一般按照要求都是一定要让这样的夫妇去和婚姻调解员好好谈一谈,而不先急着向他们讲述离婚流程。

而黄昏恋的老人离婚则更加让人心酸,“我都遇见过不少这样的案例,离婚双方都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一进门就能看出来他们的感情没有问题”,李楠无奈地告诉记者,“可是他们身边都跟着自己的子女,一问才明白是因为他们的再婚让双方的子女不满,由于担心房产、财产等现实问题,这些老人的子女希望他们的父母能够选择离婚,而为了儿女,这些老人也往往会因不堪压力而选择离婚,让人看了也挺难受的。有的老人离婚了,出了门还是互相搀扶着的。”

丰台区民政局副局长李毅:

离婚前最好先进行

心理咨询

“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细胞,从保护社会的最小单元出发,我们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丰台区婚登处聘请专业心理咨询老师来提供帮助,这样做有利于维护家庭乃至社会的稳定,”丰台区民政局副局长李毅告诉记者,“哪怕前来办理离婚的100对夫妇中有10对能够接受我们的辅导,最终能有一对夫妻选择不离婚,我们都觉得这样的服务是有意义的,是切实帮助这些家庭的。”

丰台区婚登处联合北京市婚姻家庭建设协会于2014年4月下旬开始,聘请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为婚姻当事人提供免费的辅导和咨询,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通过利用婚姻家庭辅导室和网络电话平台,实现周一到周六全天候主动为当事人提供婚姻家庭辅导,包括帮助新婚当事人提前了解婚姻家庭可能遇到的问题,提供相关解决建议;帮助已婚当事人排解各种婚姻家庭危机,保护婚姻,维护家庭稳定;帮助离婚当事人梳理婚姻家庭问题,减少非理性离婚现象的发生;帮助离异当事人更好地面对未来的生活,从情感上真切关心他们。

据统计,自开展辅导工作以来,每月平均辅导家庭60余对,经辅导后当场和好夫妇占辅导比例的22%;表示暂缓离婚夫妇占辅导比例的52%,其中25%的夫妻选择继续接受婚姻家庭辅导。“即便当事人最终选择了离婚,这样的辅导对于他们未来的婚姻或家庭也是有帮助的”,李毅告诉记者,“而且就算两个人的婚姻真正破碎了,但如果婚姻期间有了子女,我们也需要对孩子做出相应的保护。”

丰台区作为民政部第一批未成年人社会保护试点地区,丰台区婚登处通过加强对婚姻家庭的指导监督,完善未成年人社会保护服务网络,将婚姻家庭作为保护未成年人的源头之一。一方面在受理离婚登记时,与婚姻家庭辅导室紧密配合,循环播放《释手联谈》系列漫画,引导离婚当事人从未成年子女抚养、心理健康等方面为未成年子女考虑。据统计,33%准备离婚的夫妻同意从保护未成年子女的角度暂缓办理手续。另一方面为涉及未成年子女的家庭,发放“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教育、指导”告知书,要求打算离婚的双方依法主动接受教育和辅导。同时将《子女抚养协议书》作为此类家庭离婚协议书的必要附件,让当事双方对未成年子女的抚养权、抚养费、探望权、重大事项约定等有更详尽的协议约定和保护。

现代社会中婚姻家庭往往涉及社会经济诸多方面,为了化解矛盾和纠纷,丰台区婚登处探索引入致诚律师事务所,每周一至周五上午开设婚姻家庭法律咨询室,由专职律师值班解答当事人有关婚姻家庭法律咨询,对涉及未成年子女抚养、夫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和债务认定与分配、老年人再婚等有关问题进行咨询、解答。法律咨询室自2014年6月份成立以来,通过与婚姻家庭辅导室紧密结合,解答咨询200余人次。不仅对婚姻当事人不同婚姻阶段提供法律政策上的帮助,也是推进法治社会构建的重要举措
------分隔线----------------------------
闵行律师



刘保亮律师-事务合伙人
沪上知名律师,中国律师协会会员、上海法学会会员。

心理咨询师,刘律师不仅具有十年以上的律师经验,同时也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在为当事人解决法律问题的同时,亦能为当事人提供专业心理咨询服务。

刘律师领导的律师团队本利法律纠纷案件千余件,高胜诉,收费合理!

律师团队办理的多起知名案件被电视台,法治日报、凤凰网、环球时报等媒体庭审跟踪报道,市法律援助中心爱心律师。



律师电话:021-54737577
律师手机(微信):13524543809

办公地址 一(闵行分部):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17:30 / 18:30-21:00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古美西路86弄122号201室(距1号线莲花路地铁站500米,南方商城旁)

办公地址 二(长宁总部):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1:00 / 14:00-17:00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中山西路933号虹桥银城大厦2504室